中华书画家委员会|中华书画家人才交流中心|中华书画家之窗|中华书画家信息网|中华书画家|中华书法|中国书法|书法|书法家

《行书七古诗卷》读尽唐伯虎晚年的萧索与无奈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1-23
摘要:《行书七古诗卷》读尽唐伯虎晚年的萧索与无奈

唐寅《行书七古诗卷》

唐寅《行书七古诗卷》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这是周星驰主演的《唐伯虎点秋香》中的经典台词。在这部电影里,唐伯虎是那么风光无限,美貌与智慧并存,还是英雄与侠义的化身,最后也抱得美人归,真可谓人生处处得意。  

然而 “江南第一风流才子”的唐伯虎,其真实境况却是被排挤在体制之外,怀才不遇、穷困潦倒。这首千古流传的“桃花庵歌”实际上是落寞才子的消遣之作,应该是唐伯虎内心极度愁苦而又极力想逃避痛苦的心境吧。  

唐伯虎一生写过很多诗文,“多少好花空落尽,不曾遇着赏花人。”以及“无限伤心多少泪,朝来枕上眼应枯”等等,都流露出怀才不遇的哀伤。唐伯虎的晚年人生太过悲凉,他无法放下,却又时刻想放下。  

仕途坎坷 寄情山水   

成化六年,唐伯虎出生在苏州,从小衣食无忧,而且天资聪颖,熟读《四书五经》,十几岁时就认识了祝允明、文征明、张灵等人,他们一起交游玩乐、谈诗论文,可以说是过着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  

人生到处充满变数。唐伯虎24岁那年,他的父亲去世,对唐伯虎的打击很大,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在父亲过世后两年之内,他的母亲、妻子、儿子、妹妹相继去世,一连串的打击一度让唐伯虎对人生失去希望,终日愁闷悲伤。好友祝允明规劝:“如要实现远大理想,前提还是要考科举。”唐寅答应了。28岁那年,唐伯虎参加了应天府乡试,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中“解元”。  

眼看唐伯虎的人生即将回归正途,命运再次和他开了一个玩笑,这一次也彻底将唐伯虎打入谷底。唐伯虎中了解元之后,名声大振,第二年信心满满地到京城参加会试,不料又被卷入科场舞弊案,被捕入狱。去参加考试的途中,唐伯虎结实了江阴巨富徐经,传徐经暗中贿赂了主考官的家童事先得到了试题,当时的会试主考官是程敏政,时任礼部右侍郎兼侍读学士,试题出的非常冷僻,只有唐伯虎和徐经两个人答得好。而程敏政早就欣赏唐伯虎的才华,朝中有人弹劾他曾将试题泄露给唐伯虎,所以徐经、唐寅皆因科场舞弊案入狱受审,程敏政也被革职回乡。经调查,唐伯虎是无辜的,他只是被牵涉到官场的权利斗争中,但是这一经历也彻底宣告了唐伯虎仕途的中断,他被贬到浙江当一个小吏。以唐伯虎狂傲的性格,他拒绝了朝廷的任命,回到家中,发誓再不为官。  

回家后唐伯虎的生活越来越困窘,失意之余,他游历闽、浙、赣、湘等地,企图在山水之间寻求心灵的解脱。后来,唐伯虎在苏州看上一处废弃的房子,很僻静,由于没有钱,他就以自己的藏书作为抵押借钱买下了这处房子,修缮之后,取名“桃花庵”,后来卖了两年多的字画才还清了借款。从此,唐伯虎寄情于山水,他经常邀请祝允明、文征明等好友来此饮酒赋诗,挥毫作画,颇感到一些惬意,日子过得清闲而超脱,还写下了这首千古流传的《桃花庵歌》: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显者势,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唐伯虎作品

顿悟人生 成就其书画艺术   

桃花庵的生活惬意自在,然唐伯虎不甘老死于书画典籍之间。正德九年,宁王朱宸濠到处重金聘请文人,文征明断然拒绝邀请,而唐伯虎欣然去往南昌,期望有所作为。后来唐伯虎渐渐地发现宁王的种种谋反行径,为了逃脱险境,保住性命,唐伯虎自毁形象,装疯卖傻,才得以成功脱身回到苏州。  

回家后的唐伯虎,一方面靠好友借钱度日,一方面四处卖字卖画为生,他的后半生,一直在孤独、困顿、落寞和悲伤中度过。  

“花前人是去年人,去年身比今年老。 明日花开又一枝,明日来看又是谁?  

明年今日花开否?今日明年谁得知? 面面前斟酒未寒,面未变时心已变。  

区区已作老村庄,英雄才彦不敢当。 但恨人心不如古,高歌伐木天沧浪。  

感君称我为奇士,又言天下无相似。 庸庸碌碌我何奇,但愿盍各言其志。  

我之所志无所奇,有酒与君斟酌之。 君今既许我为友,对酒彼此相箴规。  

倘不相规惟饮酒,此□□友今之友。 愿学今人与古人,在君一言之可否? ”  

这件唐伯虎作于晚年的《行书七古诗卷》手卷,书自作诗,尽显唐伯虎对其一生的总结和无奈。

行书七古诗卷

“无论今天或明天是怎么样的,将来都是无法预料的。”一种看破红尘的样子,其内容充满了淡泊名利、看破人生、心灰意冷,借酒浇愁的感慨和思绪。  

该书法长卷上所书“逃禅仙吏”印,是唐伯虎从南昌宁王处脱身回家后所刻,经历这一生死逃亡,他进一步看透世事,思想更加消沉,行为也更加颓废,全部心思都用在艺术创作上,这一时期的书法反而变得更加率意自如。此卷共33行178字,洋洋洒洒,一气呵成,三首诗连缀下来,连分割都不顾及。“下笔如飞,不假思索,接连出现了错字、重字、漏字和改字。”也极其符合唐伯虎狂傲的性格。

行书七古诗卷

 

编 辑:王星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鉴藏 | 朝代 | 书法 | 系列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02-2011 中华书画家委员会|中华书画家人才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安徽八壹八传媒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