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艺术  国画  书画  书画家  写生  

人物丨为什么他会是国际画廊追捧的香饽饽/曾梵志

来源:搜狐自媒体 作者:艺术市场通讯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0-15
摘要:3月10日,豪瑟沃斯画廊宣布在全球范围内代理中国艺术家曾梵志,这一消息重磅推出后在艺术市场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作为中国当代最具国际声誉的艺术家之一,曾梵志的作品前后被

3月10日,豪瑟沃斯画廊宣布在全球范围内代理中国艺术家曾梵志,这一消息重磅推出后在艺术市场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作为中国当代最具国际声誉的艺术家之一,曾梵志的作品前后被多家国际顶尖画廊联合代理,这不免让人想进一步深究,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成为市场热捧的香饽饽?

On March 10, Hauser & Wirth gallery announced that it was acting as a global agent for Chinese artist Zeng Fanzhi, and the announcement of the blockbuster event caused a strong reaction in the art market. As one of the most international reputation of the artist in contemporary China, Zeng Fanzhi's works have been jointly represented by many top international galleries, this makes people want to dig deeper, what is the reason for him to be so popular in the market?

丨三家顶级画廊联合代理丨

2018年3月10日,豪瑟沃斯画廊宣布在全球范围内代理中国艺术家曾梵志。此举标志了曾梵志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同时也表明豪瑟沃斯画廊、高古轩画廊和香格纳画廊将联合代理曾梵志。

▲曾梵志

香格纳画廊是三家画廊中最早开始代理曾梵志作品的,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便开始代理曾梵志的部分作品。当中国当代艺术还是处于边缘的时候,香格纳画廊已经引入了西方规范式的画廊运作体制,且在2000年就已经带相关作品参加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从画廊主到藏家客户,80%-90%为欧美人士,从一开始就奠定了曾梵志作品的国际化路线和以西方藏家为主的收藏体系。

有了香格纳的基础,曾梵志在国际市场开始有了一定的知名度,被高古轩画廊发现并青睐。高古轩画廊作为重要的艺术普及者和艺术推手,一直都是推动艺术发展的中坚力量。在曾梵志作品近年的市场转折中可谓扮演着关键角色,曾梵志与高古轩画廊的合作始于2009年前后。当时一批西方的画廊登陆香港和中国大陆,寻求与中国艺术家的合作,曾梵志有幸被选中,并与高古轩强强联合。2011年,高古轩画廊在香港举办了“曾梵志肖像作品回顾展”,这是曾梵志作品的首次大型回顾展。同一年,曾梵志成为了高古轩代理的唯一一位中国艺术家。

▲曾梵志《自画像(行进者)》

近日,又一顶尖国际画廊豪瑟沃斯也加入了代理队伍。在官方通稿中,豪瑟沃斯表示画廊将通过一系列展览、公共活动、出版项目、以及全新的学术研究策略等,进一步拓展曾梵志的国际形象,同时亦将与艺术家联手推出一系列注重教育和学术质量的活动。

目前,三家顶级画廊已联手推广曾梵志,这意味着曾梵志的作品价值又上了一重保障。再者曾梵志本身即具备巨大的能量,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面向全球之际,他是最早一批与国际画廊合作的艺术家之一。在近几年整体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低迷之际,他的精品依然坚挺。选择曾梵志对三家画廊来说也是丰富中当代艺术板块的一步战略之棋。

丨曾梵志的市场成绩丨

曾梵志曾在一次采访中这样说道:“从1993年到2003年,十年的时间,几乎没有一个中国人买我的作品。”但从2003年之后曾梵志的作品在拍卖市场便开始屡创新高,尤其是自2007年至今这段时间里,曾梵志迅速成为一位不折不扣的“天价作品专业户”。

▲ 《面具系列:1996 No.6》

1998年,一位美国人看上了两幅曾梵志画作,并以1.6万美元每幅的价格买下了,其中一幅便是2008年拍出天价的《面具系列:1996 No.6》。当年在香港佳士得春季拍卖会上,这幅作品的成交额高达7635.75万港元,打破了中国当代艺术的世界拍卖纪录。2017年4月3日,《面具系列:1996 No.6》时隔9年再次现身拍场,最终以8900万港币落槌,加佣金后以1.0502亿港币成交,夺得该场拍卖桂冠。从1998年到现在的近20年里,曾梵志的这幅作品价格上涨超过千倍。同样在1998年,佳士得拍卖行以尝试的心态在伦敦拍卖会上推出了曾梵志的两幅油画。虽然价格均低于8000美元,这两幅作品仍然遭遇流拍。而到了2012年11月,香港佳士得又一次推出这两件流拍作品中的一件(《面具系列:No.10》),最终以750万港元成交,也就是说在14年间他的作品价格上涨了107倍。

▲曾梵志《肉 No.2》1992年

2003年开始,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开始逐渐升温,曾梵志的作品价格也从这一时期开始有了实质性的突破。2003年至2006年,曾梵志作品的最高价格记录上升至550万左右,2007年首次突破千万,而一幅《协和医院》系列作品同年10月在伦敦拍出了276.4万英镑高价。在创下2008年7400万的记录后,受金融危机影响,当代艺术市场价格整体下挫,曾梵志的作品仍稳步上涨,平均维持在3000万至4000万。2013年,共有100多件曾梵志的作品出现在市场上,成交率高达82%。

▲ 曾梵志《协和医院系列之三》1992年

如今在艺术品市场中曾梵志的作品也一直占据着重要的市场份额。他主要创作的四个系列作品,即“协和医院系列”、“面具系列”、“面具之后”以及“乱笔系列”。除“面具之后”没有得到市场的全面认可外,其他三个系列都占据了市场的一定份额。

丨坚实的藏家实力为他带来更好的发展丨

很多人会问是什么让曾梵志在市场上拥有如此的影响力,并一直保持在活跃状态?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田霏宇给了我们答案。田霏宇说:“曾梵志非常清楚自己的作品是在什么样的环境里流传的,在真正的收藏家的家中,在文化机构和画廊里。他邀请这些关键人物和他分享自己的成功,一旦他获得更高的认可后,所有人都会感到开心。” 这与过去在曾梵志的采访中的回答恰巧不谋而合,“只把我的画卖给欣赏它们的人,然后这些人会帮我推广我的作品。”

▲曾梵志《最后的晚餐》2001年

曾梵志一路走来遇到过许多贵人,他们都是曾梵志艺术道路上的重要推动力。曾梵志的大胆绘画风格先是打动了当时最具影响力的评论家栗宪庭。在他的支持鼓励之下,曾梵志移居北京。在那里,他避开了城郊脏兮兮的艺术家聚居地,精明地在高档的使馆区选择了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公寓。

那段时间曾梵志以男人和女人的肖像为主题进行创作,他们有时成群结队,有时孤独一人,脸上都戴着面具,后来这个主题成了他的标志。这些人面孔上几乎总是带着夸张的微笑,但其下掩饰着焦虑的情绪。

他的名声不胫而走。1993年,他在香港举行了第一次个展。1998年,身在北京的艺术策展人凯伦•史密斯(Karen Smith)将他介绍给瑞士人何浦林(Lorenz Helbling),也就是香格纳画廊的老板,从那以后一直为曾梵志担任代理。

▲曾梵志与何浦林

何浦林卖出的第一批作品中有一幅画,上面是八个戴着面具的中国年轻男女。何浦林将它以1.6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位美国游客。十年后,这幅画在香港的一次拍卖会上以97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使曾梵志成为作品售价最昂贵的当代中国艺术家,这个位置至今未曾受到挑战。

何浦林抓住时机,促成了一次重大突破:他把皮诺介绍给了曾梵志。皮诺是佳士得的老板,后来与曾梵志私交甚好,就算在威尼斯双年展前一周,皮诺也还亲自前往香港佳士得为其基金会所赞助的曾梵志个展剪彩。在2011年的香港佳士得春拍季,皮诺还与上海外滩美术馆连手,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曾梵志“界线的共鸣”个展,这对艺术家来说算是莫大的幸事。2016年9月的UCCA“散步”大展,也是由皮诺特别支持赞助的。皮诺除了对曾梵志给与艺术平台上的支付,也是他作品的重要藏家。对于曾梵志的作品,皮诺力挺:“无论是抽象或是具象的手法,无论是表现主义的或是沉思式的基调,曾梵志作品的表现力来源于其回忆与现实之间那永恒的张力及其在浓重的历史积淀和当代现实之间的不断切换。”

▲曾梵志个展 UCCA“散步”

丨在绘画的道路上不断求索丨

作为中国当代艺术领军人物之一,曾梵志以其极具张力的绘画作品蛮声国际,更以其20年间不断演变的风格成为国内外学者、批评家和收藏家持续研究、跟踪的对象。他的作品以简明的呈现胜过了最繁复的叙事,为我们这个急功近利、推诿掩饰、脆弱敏感又日渐生疏的时代描绘了一个最直接的意象;而这个意象本身又是那么富有感染,甚至是煽动性的美艳。

在他同辈的艺术家中,曾梵志不能不说是一个特例,尽管比起“F4”更加年轻,当同辈中人在历史的车轮中呈现出“政治波普”、“玩世现实主义”的时候,他似乎注定以其天生的游离状态,走在另一条“新绘画”的道路上,没有政治观念的代表性,没有图像绘画的复制性,强调绘画本身的特性,强调对于自身为人、为生命状态的始终关注和剖析,使他的作品艺术纯度更加饱满,今天回头来看,这样的方向似乎也是他走得更长更远的基础。艺术家自述:“我所画的每一张画其实提出的都是一个问题,都是人的问题,从生到死的一系列问题。我抱定的创作方向是直指人所面临的所有困境。”空洞的眼神,苍白的面具,遒劲的大手,纷乱的笔触……站在曾梵志的作品前,你很容易感受到艺术家“画如其人”的所有气质。

▲曾梵志《肉系列之三: 献血过量》,1992

好的表达离不开高超的技艺,曾梵志对于技法的训练可以用“虔诚”来形容,他说:“当代艺术包括各种表现手段,绘画是用传统的材料和传统的手段来表现,所以当代艺术里面绘画肯定是最难的。它需要技巧,需要系统的训练,许多人在这个过程中被淘汰,因为那会有一种极限,好比炼童子功。油画有500年历史,有无数大师的杰作,像一座难以翻越的大山,要超越很困难。而且别人也画得很好,因此,你要用特别新的手段超越前人的技法。”

扎实的技法让曾梵志在敏感的感受人性的同时得以游刃有余的表达出来。他曾讨论到,对人的“焦虑、忧郁的眼神”特别敏感,他的肖像创作也特别喜欢呈现这种一刹那眼神交流的空洞、茫然,无所掩饰情态。正是这“一刹那”的神态呼应了艺术家所追寻的个体真实存在,而不只是一个概念化、象征性的形象。

▲曾梵志《面具系列之三》,1994

正如曾梵志的伯乐栗宪庭所说:他的技术很好,又提供了一个新鲜的视觉形象。也许他内心根本就是一个灾难的世界,但是他通过画面处理将情感宣泄完美地平衡和节制住,使得内心世界的动荡脆弱和外在收敛华丽相互抵制。这是他成熟的根本。

在经历了一段艺术评价及商业上均获得巨大成就的重要时期后,曾梵志重新回归到学习与新的作品创作中。他开始学习中国传统水墨画,同时特别研究四至十五世纪从北魏南北朝至宋元两朝时期的中国艺术。受到这些新兴趣的影响,曾梵志的创作进一步抽象化,他创造出高度形式化的风景作品,同时展现出其肖像作品中所蕴含的能量。

▲受卢浮宫之邀,曾梵志对《自由引导人民》再创作

结语

正是由于艺术家独特的艺术风格和扎实的创作能力、长期稳固的市场培育、国际画廊的成熟运作、以及艺术家自身的人格魅力。这些林林总总的因素成就了今天艺术市场中的曾梵志。如今再加上顶级画廊豪瑟沃斯的加盟,曾梵志后续的市场发展之路变得更为人期待了!

责任编辑:古风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鉴藏 | 书家 | 绘画 | 画家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02-2021 中华书画家委员会|中华书画家人才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安徽八壹八传媒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