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古代 • 正文

《诗经》:至情流溢,直写衷曲,毫无伪托虚徐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admin

“《诗》三百

一言以蔽之

思无邪”

  这是孔子评价《诗经》的话——至情流溢,直写衷曲,毫无伪托虚徐之意。

  有人说,雎鸠是离爱情最近的鸟,蒹葭是离爱情最近的草。三千多年后,蒹葭仍郁郁葱葱,雎鸠亦百啭千声。《诗经》中的爱情是那样的毫无保留,朴实纯真,在经过了时光的淘洗之后,仍然缱绻美好。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诗经》中的爱情,即是“情之起,思无邪”。无论是所爱之人可望不可及,还是男女二人的约会情趣,抑或是夫妻之间的琐屑细语……《诗经》中描写的爱情,就如同即将到来的夏天一般,是那样的不加修饰,明朗热烈。

《诗经》:至情流溢 直写衷曲

静女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诗经》:至情流溢 直写衷曲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娈,是美的意思。诗句是说,这个美貌的女孩,送给了我一根彤管。彤管有炜,就是说彤管光灿灿的;“说怿女美”,就是欢喜你的美貌。

  ——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这两句是名句,意思是:并不是你这个荑草有什么美的,只是因为这是美人送的,就比什么都让我开心。这种感情,我想经过青春期的男女都有,尤其是内向型的,就不需要我专门解释了吧。

隰桑

隰桑有阿,其叶有难。既见君子,其乐如何。

隰桑有阿,其叶有沃。既见君子,云何不乐。

隰桑有阿,其叶有幽。既见君子,德音孔胶。

心乎爱矣,遐不谓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诗经》:至情流溢 直写衷曲

——隰桑有阿,其叶有难。既见君子,其乐如何。

  “其叶有难”的“难”,读“婀娜”的“娜”,古音相近通假。诗通过桑树起兴,说在这美好的时刻,看见君子,我是多么高兴啊。

  ——心乎爱矣,遐不谓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第四章就是名句了。突然从前面缠绵反复的咏叹中跳出来,升华全诗。我心里爱慕这个男子,为什么不对他表白呢?如今我将他藏在心里,何曾有一天将他忘记?可谓感情至深。

  这一章也最符合青春男女的心思。我们每个人大概都经历过,心里喜欢某个人,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不敢或者不好意思表白。尤其对女性来说,喜欢一个男孩,要说出口,是要有一定勇气的。所以,“中心藏之,何日忘之”,这样美好的诗句,才会打动几千年来的青年男女。

山有扶苏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

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

《诗经》:至情流溢 直写衷曲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

  扶苏,指一种小树木。这段诗是说:山上有扶苏木,地里有艳丽的荷花。在这美好的环境里,我去约会,但是没有见到美男子,只见到一个狂人。且,是语气词,没有意义的。

  ——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

  第二章是回环往复的感叹:游龙,指一种草。诗句是说:我兴冲冲跑来,却没有见到子充,只见到一个狡童。要注意的是,古代的“狡”字,也有身材挺拔、动作刚猛的意思。总之啊,狡童也是美男子,但不是女孩的意中人。

  这首诗,表面上看,是讲一个女孩去约会,却满怀失望,所看到的,自己没有感觉。但也可能是打情骂俏:“我没见到帅哥,却只见到你个狡狯的家伙。”其实心里美得不行。两种解释,都说得通,都表现了爱情美好的一面。这回没相中,下回还有机会,反正青春勃发,来日方长。如果理解为相中了,但故意说反话,就更好理解了,这叫情趣。

  女曰鸡鸣

  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烂。将翱将翔,弋凫与雁。

  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知子之来之,杂佩以赠之。知子之顺之,杂佩以问之。知子之好之,杂佩以报之。

  《诗经》:至情流溢 直写衷曲

  ——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前几句都是女人的话:“你射来了凫雁,我们一起享用。我们边吃它们边饮酒,就这样和你一起慢慢变老。我们弹弹琴,奏奏瑟,过着安静美好的生活。”其实对于古代普通人来说,想过上岁月静好的日子,本是一种奢望。和平时期,有官府欺压,徭役兵役不断;战争时期,要不当炮灰,要不死于兵燹。

  ——知子之来之,杂佩以赠之。知子之顺之,杂佩以问之。知子之好之,杂佩以报之。

  接下来继续,女的说:“知道你很勤苦,我赠送给你各种佩玉;知道你很勤慎,所以拿各种佩玉来问候你;知道你和我有相同的爱好,所以我拿各种佩玉来报答你。”其中的“顺”,我认为不是“顺从”的“顺”,而应该读为“慎”,因为那时“顺”和“慎”音近,可以通假。慎,就是谨慎,我知道你很谨慎整饬,所以赠送你佩玉。用佩玉问候,很尊重。至于“好”字,应该指对我好,知道你对我好,所以我用佩玉报答。就像《诗经》的另外一篇:“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也是用“好”和“报”对文。

  这首诗写得温情款款,我读这诗的时候,脑中经常会出现一段连续的画面:女人从床上爬起来,进了厨房,点着火,一边给男的下面条,一边絮絮叨叨说着上面那些话。

  汉广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诗经》:至情流溢 直写衷曲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

  男孩很努力,他许诺,为了那女孩,他愿意使出浑身解数,倾情为那女孩服务。“我会给你喂马,我会帮你砍柴。”非常朴实,跟几十年前中国农村男女的情况一样,想追求谁,就去帮谁干农活,割稻子、掰玉米什么的。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

  接下来是旋律和歌词的不断回环重复。这个男子可能是个空想主义者,每当发完一个誓,依旧只看着茫茫的江水发呆。当然,说是这么说,你要真的游过去了,就不会这么刻骨相思了。只有得不到的,才是最让人断肠的,才是永世难忘的。这就是《汉广》一诗的动人之处。

  《诗经》:至情流溢 直写衷曲

  以上内容摘编自《悠悠我心——梁惠王古诗词二十讲》/史杰鹏 著/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史杰鹏,古典语言学学者、历史小说家史杰鹏,笔名梁惠王。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帮助

    Copyright © 2002-2011 中华书画家委员会|中华书画家人才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