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艺术  绘画  文化  非遗  创作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古风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1-07
摘要:(原标题:葛饰北斋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对于许多西方人而言,东方艺术是超凡出世的,是平静祥和的。但是今天我们要给大家介绍的东

(原标题:葛饰北斋“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对于许多西方人而言,东方艺术是超凡出世的,是平静祥和的。但是今天我们要给大家介绍的东方艺术描绘的则是喧嚣浮华的入世之景——浮世绘(Ukiyo-e)。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浮世绘珍品展展出了150余件浮世绘作品,其中包括葛饰北斋的“富岳三十六景”和大部分喜多川歌麿“美人绘”作品,并推出了350页的浮世绘画册。

漂浮的世界

十七世纪时的京都、大阪和伊多(现东京)是日本最繁华的城市,江戶時代町人(商人和工商业者)文化和纸醉金迷的娱乐产业在这里蓬勃地发展。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当时的日本无论是达官贵族还是平民百姓,都被新兴的歌姬、舞姬剧院深深地吸引了,城市中仿佛处处能听到欢庆的音乐,看到翩翩起舞的人群。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十七世纪后期,被后世成为“浮世绘之祖”的日本版画家菱川师宣 (ひしかわ もろのぶ,Hishikawa Moronobu)将刚刚普及的版画印刷技术第一次运用到艺术中,并以作品《見返り美人圖(回眸美人图)》震惊了日本艺术界,随着越来越多的艺术家运用版画印刷的手法进行创作,日本艺术史中著名的”浮世绘“时期也正式开始了。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菱川师宣作品,《回眸美人图》

浮世绘作品制作方法与印刷相似,大致流程为艺术家先在纸上画出原图,然后再进行木版雕刻和上色,最后在纸上进行印刷。这种方法不仅可以量产作品,还可以将作品印在折扇、屏风等日用品上。

“浮世”其实与日语中“忧世”一次同音异义,“忧世”代表着心系天下疾苦的比较悲观的人生态度,但进入江户时期的日本逐渐将“忧世”的处世态度转化为及时行乐的“浮世”态度。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浮世流萍

葛饰北斋 (かつしか ほくさい ,?Katsushika Hokusai?)和喜多川歌麿(きたがわ うたまろ, Kitagawa Utamaro)?是日本浮世绘时期最著名的艺术家,对日本艺术甚至亚洲艺术发展都有着重要的影响。两人虽然是同时代同流派的艺术家,但是无论作品风格、擅长描绘的事物或表现手法都有比较明显的区别。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葛饰北斋自画像

葛饰北斋擅长木制风景版画(日本称锦绘),其中富士山是他作品中描绘最多的风景。如果你对日本艺术了解不多,可能对葛饰北斋这个名字没有什么印象,但是下面这幅他最著名的作品《神奈川冲浪里 (The Great Wave off Kanagawa) 》相信各位一定会有印象。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葛饰北斋 《神奈川冲浪里 (The Great Wave off Kanagawa) 》

《神奈川冲浪里》作品值得品鉴的细节非常多。

01色彩方面

普鲁士蓝 (Prussian blue,又称柏林蓝) 在日本的普及被认为是推动浮世绘艺术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在浮世绘作品(风景为主)以蓝色为主色调的作品数不胜数。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鲁士蓝的变化

在《神奈川冲浪里》中葛饰北斋用普鲁士蓝的变化将浪花中的层次变化表现得分明且不破坏画面的整体,可见他对色彩的敏感度之高和运用手法之极。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02线条方面

画面中描绘巨浪的充满张力的连贯弧线表现了巨浪力量之强,并且和浪尖细碎跳跃的短线条形成对比,使画面疏密有致,张弛有度。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作品中浪尖处的细碎线条更被梵高称为“鹫爪“。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你能切实地感受到这些浪花是爪子,把船之牢牢抓住。These waves are claws, the boat is caught in them, you can feel it.

——梵高,在给西奥的心中评价《神奈川冲浪里》”

03结构方面

《神奈川冲浪里》画面中的富士山虽然处于画面中黄金分割的位置,但是在三角构图的巨浪前现得非常脆弱。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其实这与日本的传统文化有关:作为典型的岛国,常年的飓风、地震和海啸等等造就了日本的文化中充满了对海和自然的敬畏,画面中的富士山同时也代表着人在自然面前的渺小。

《神奈川冲浪里》是日本浮世绘时期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也是辨识度最高的日本艺术作品之一,这幅作品甚至已经成为了日本浮世绘文化的标志符号。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神奈川冲浪里》为元素的文创产品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神奈川冲浪里》为元素的文创产品

《神奈川冲浪里》是葛饰北斋晚年“富岳三十六景”(初版为三十六幅,后增十幅)系列作品之一,这个系列作品是葛饰北斋在富士山观察写生多年所创,其中《神奈川冲浪里》、《凯风快晴》与《山下白雨》三幅作品被称为浮世绘巅峰之作,日本艺术的传世之宝。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凯风快晴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山下白雨

“倘残延十岁,五载亦罢,吾始堪称真画工。至百岁之末,终草成此画道。

——葛饰北斋”

另一位浮世绘大师,喜多川歌麿在人物肖像画中有着登峰造极的造诣。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喜多川歌麿代表作寛政三美人

说到喜多川歌麿就不得不提到日本传统文化中的女性职业:艺妓。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日本文化中的女性职业——艺妓

日本文化中艺妓是一个不被理解且充满矛盾的职业:一方面她们需要有较高的文化水平,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虽然不要样样精通,但至少都要涉及;另一方面,她们的主要工作是陪客人饮酒品茶或歌舞助兴,这与她们的文化素养存在强烈的冲突。

据传喜多川歌麿的父亲是一个中档茶馆的老板,其中的艺妓大多出身贫苦。喜多川歌麿深切的感受到艺妓们心中的矛盾与冲突,少年时的他就开始描绘社会底层艺妓的生活,之后他被出版商发现并资助他全心投入到肖像艺术创作中。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浮世绘中“美人绘”

喜多川歌麿是浮世绘中“美人绘 (Bijin-ga)”的第一人,同时也是日本“大首绘(浮世绘半身胸像画)”的创始人。喜多川歌麿非常擅长通过细微的表情和动势探索人物的内心,他笔下的艺妓神态生动,姿态优柔。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浮世绘中的美人绘

浮世绘中大部分的美人绘描绘的是宴会中游走于宾客之间的艺妓,而喜多川歌麿更擅长描绘艺妓的肖像特写和日常生活,表现出她们普通人的一面。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浮世绘作品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浮世绘作品

喜多川歌麿肖像作品中描绘人物的笔触大多细腻轻柔,突出了女性的柔美。而且喜多川歌麿喜欢用色彩代替线条,我们可以看到他在作品中艺妓的服饰花纹、身体与服饰的交界处都刻意地省略线条。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浮世绘作品

葛饰北斋的作品是气势磅礴的富士山,迎寒而立;喜多川歌麿的作品就是悠扬的曲子,细腻恬静。两位大师都是日本艺术,甚至世界艺术史中里程碑式的人物。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莫奈的名作《穿日本服饰的卡米尔 (Camille Monet In Japanese Costume) 》

浮世绘不仅仅影响了日本艺术的发展,远在西方的印象派大师们同样受到了浮世绘的启发,上面的作品是莫奈的名作《穿日本服饰的卡米尔 (Camille Monet In Japanese Costume) 》,画面中出现大量的浮世绘元素。

“富岳三十六景”等浮世绘亮相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凡高《唐吉老爹 (Portrait of Père Tanguy) 》

凡高作为浮世绘的忠实爱好者也将浮世绘元素带到了他的作品《唐吉老爹 (Portrait of Père Tanguy) 》中,更有评论家认为凡高的著作《星空》中流动的夜空有可能是受到《神奈川冲浪里》的启发。

责任编辑:古风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鉴藏 | 书家 | 绘画 | 画家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02-2021 中华书画家委员会|中华书画家人才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安徽八壹八传媒

电脑版 | 移动版